泰北文教組 第 2期   創刊號      第 3期      第 4期      第 5期      第6期     第 7期

走訪泰北山區華人村落    異域最動人的笛音    泰北,永銘的美麗感動   

讀國文帶來那些收獲?     入門各自媚  誰肯相為言    一顆感恩的心    明愛會與我 

聽!他們在吶喊    泰北文教工作點滴   

走訪泰北山區華人村落

劉先怡 (明愛會大陸關懷組)

 2006年元月3日清晨,很感恩能與泰北文教組長張正瑤老師一同前往泰北,我們搭乘泰航由曼谷轉機飛清邁,由於班機延誤,抵達清邁機場時已足足延遲了一小時,讓接機的朋友---清邁雲南會館會長、副會長等人,浪費不少時間,對此在心裡感到相當抱歉。

走出管制區居然有歡迎我們的紅布橫幅,太意外了,對個人來說是生平第一次的經驗,除了有受寵若驚,更是不知所措。

在彼此寒喧自我介紹後,即一同搭車前往雲南會館,由王會長世傑親自主持,彼此說明主要的工作項目與內容,晚餐桌上又談了一些日後工作的目標與執行的方式,相談甚歡,希望能彼此緊密合作,共同為泰北華人付出一份心力,使下一代的華文教育與生活都能得到改善,更上一層樓。

天主教台灣明愛會,在泰國北部華校投入物力、精力與時間已有四分之一世紀二十五個年頭,就時間而言不能算短,但因為明愛會做事一向低調,只是默默耕耘,不願誇耀,成果由別人評鑑吧!台灣明愛會不善於錦上添花的動作,因為還有很多雪裡送炭的工作等著去完成,努力吧!

十六天當中我們走訪了82個村、校(華人有91村),看見當地的年輕人為了傳承中華文化而犧牲小我,僅靠老師的微薄工資生活,沒有外出賺取較高的收入。我問及他們為何有這樣的精神與毅力,他們的答案很簡單,就是看見小朋友想學中文的渴望,就不忍心放棄教學。其實小朋友學習的過程也相當辛苦,因為日間正常時段要在泰文學校上課,中文課只能在清晨五點半或晚上五點以後進行。想想我們台灣的小朋友,即使也很辛苦,但還不致於在清晨五點半就已在教室裡坐好,攤開書本上課了。況且山裡的交通要比台灣更不方便千百倍,就連週六、週日都還要上課,這種渴望大概就是老師們不忍放棄教學的原因吧!更有台灣的退休老師夫婦一起服務於該校,真是令人感動欽佩啊!

有學校校長看見觀光客在假日上山遊覽,腦筋一動,立即放下身段,擺好攤子,陳列出學校資料、插上旗幟,希望這些在假日出遊的旅客,也能為孩子們有所奉獻。嘿!成績還真不錯呢!三天共計募到六萬元可觀也可敬!

有校長到村裡向村民勸募,反應一樣熱烈,他向我們講了兩個案例,真是令人感動:

有一位婦女向校長講:「我願意捐助50元,可是我現在還沒有,等到晚間我把做好的貨品交出去換到錢,再交給校長。」這50元應該是她一天全部的收入---真是福音中可敬的窮寡婦。

另一則是一位單親家庭的婦女,扶養三個小孩,做一點小生意,勉強維持生計。他捐助學校一千元(老師薪資每月三千元),並向校長說:「校長與老師整年都為我們孩子的教育辛苦付出,家長們也應盡力幫助。」校長講到這裡時,雖然事過境遷,但仍可看出他雙眼泛紅,而我們聽者的淚水也在眼中打轉感動。 

為難胞在泰北爭取到一片自由地區的陳茂修將軍雖八十有五的高齡,但背不駝,腰不彎,走起路來虎虎生風,完全符合軍人的標準。陳將軍退而不休,凡有事去請教他的看法與意見時,他都是傾囊指導,絕無保留。求教者常常是獲益匪淺,滿載而歸,他目前雖然不直接參與各項工作之運作,但仍是一言九鼎,華人圈對他是敬重有加。當我們拜訪他時,交談間就可約略得知目前泰北的情況,雖然時間不長,卻得到不少寶貴的人生經驗,獲益良多。陳將軍非常客氣,認為我們遠道而來,所以非要作東邀我們共進午餐。希望很快能與這位令人景仰的先輩相見,再親睹這位老者的風範,願天主的寵愛降福於他,並遙祝他老人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先父在世時,曾告誡我們:「縱使你有家財萬貫,一天也是三頓飯,即使你有滿滿一櫃的衣服,出門也只能穿一套。」所以從小我對物質就沒有太多的要求。 

自從走訪大陸與泰北邊遠的小村落後,才飲恨自己沒有大筆金錢可以幫助那些同胞手足,可是理智告訴自己那是不可能做到完美的,只有幫一人算一人,幫兩人算一雙,努力不斷的去做。為此,別人都認為我突然變得「小氣」起來,整天就是想省下每一分毫,為需要的人多出點心力。因此在這裡要作一個非廣告的呼籲,請各位費點時間上網瀏覽明愛會的網站『 www.caritas.org.tw 』看看您能做些什麼,願天主降福每一位善心人士。

異域最動人的笛音

       一個男孩和一把直笛

茶房組志工---曾嘉媚老師(服務於台中縣龍津國小)                  看看鏡頭裡的我們

能一圓到泰北參與師資培訓的夢想,是今年暑假最值得回味的事了!我負責敎授直笛的音樂課程,學員除了有當地的正式老師外,還有十來個高二學生,他們可是「準教師」,因為一旦他們高三畢業,可能就會馬上被延攬到小學部當正式中文教師。

其中有個孩子一開始就令我印象深刻,深邃的雙眸隱藏不住一股超齡的拘謹與成熟,而他格外專注認真的態度,和與生俱來的好音感,讓人很難不注意到他。 

但我發現連續幾天沒有看到他來上課了。

那一天,他突然主動來找我,一如往常必恭必敬彎著瘦瘦的身子,以流利的華語慎重說著:「老師我來將笛子還給您,我覺得很對不起老師。」「為什麼呢?我覺得你一直學得很好啊!」我非常驚訝的問他。

「嗯,我仔細想一想,覺得時間有點不夠分配,如果要將直笛吹好,我唸書的時間就不夠了,認真思考後,決定不再上音樂課,實在很對不起老師。」平時個性很大而化之的我,真被他突如其來的這些話弄傻了,一時也不知要說什麼,只說:「好,我知道了。」

回去後,怎麼想都不對,是我給他太大的壓力了嗎?記得初次上課時,我說過若不認真、缺課太多,得將直笛還給我。但是,我知道他喜歡音樂、也喜歡笛子,並非是不認真想偷懶,大概是他想投注更多心力唸書吧?

此時,我腦海中浮現出大學時的音樂啟蒙老師---王尚仁教授輕鬆謙和的影像,對於我這個非音樂科系笨拙的學生,他從沒一句苛責,我從完全不懂五線譜開始學,而他所做的只是不斷肯定我的努力。畢業離開學校後,不但讓自己班上的孩子透過直笛,更去喜愛音樂。甚至,曾因開車意外撞傷人,心煩意亂、坐立難安時,就靠著手中的一支直笛,吹奏著一遍又一遍的練習曲,直到情緒穩定下來。當下,我才明白,如果沒有老師無盡的體諒和等待,直笛對於我,將只是一門畢業後就拋棄的生硬學科,而非像現在一樣,成為生命中的一部分。

我想我該找他聊一聊。

先去向學校的其他老師打聽,知道他來自緬甸,去年這兒開辦第一屆高中部,有善心團體願意認養全部學生的學費,他才想盡辦法來到這裡繼續升學。大家都直誇他是一位非常努力用功的孩子,總是不停的在唸書。

隔天,和他坐在辦公室前的台階上,告訴他我曾經遇到過一位音樂上的知音、更是一位好老師,只讓我喜歡音樂,從不期待我的吹奏技巧或比賽成績,所以,我問他:「你還是喜歡直笛嗎?喜歡就將它留下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並接過笛子。

然後我和這位靦腆的男孩,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從他的話中,我聽到他一直在懊悔自己以前不知用功。望著這位高二生,我忍不住笑出來,拍拍他:「以前,你也不過只是個小孩子啊!」我的天真,錯失了唯一一次多了解他的機會。

直到回台灣前幾天,我才無意間知道他成長過程的一段經歷--他在小學五年級時,一向告誡他們不要碰毒品的父親,竟被控販毒、吸毒,因為警方利用想脫離貧困的人性弱點,假冒買方,誘騙父親聯繫上毒販,案發後,連還是孩子的他,也隨父母親被抓走,關在警局偵訊了好多天。媽媽被關了幾個月後才被放。父親,則因家裡沒錢請醫生證明沒吸毒,重判了20年牢。

對於過去與未來,原來他有這麼沉重的包袱。

但想到他選擇不斷的努力唸書來面對未來,內心卻又十分感動,知道他沒有被這樣的挫折給打敗。後來雖一直很想再找機會和他多聊聊,但是結業式的忙與亂,一直延續到上飛機回台灣。

現在,我只能慶幸有將那一把直笛交還給他,或許有一天,直笛能在他低潮時陪他一段,成為他的朋友--想到這裡,我開始覺得高興,高興我曾經遇上一位將直笛帶入我生命的老師,也高興我到過泰北,再將它帶給另一個生命。

泰北,永銘的美麗感動

2005黃果園組志工潘貞吟老師(服務於台北市弘道國中)

秉持志願服務的熱忱,我再次踏上泰北這塊闊別兩年的土地。

不同於兩年前服務的美斯樂,是層巒疊翠的起伏山境;此次清邁省芳縣的黃果園村,地如其名,是個位於山壑緩丘、以種植果樹為主的小村落。當坐著群英中學邱永祥校長車子,進入村子時,屋舍錯落園間,雞、鴨遊走啼鳴;狗兒慵懶睡臥,突然之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覺,彷彿回溯到我的童年時光,台南老家農村景象的記憶重現。

再來泰北,沒想到無法複製上次到美斯樂的經驗和感受。美斯樂是個遠離塵囂的天上人間,我們住宿旅社,食宿皆隨喜自在,更像是化外之民;在黃果園,則是個百多戶人家的小聚落,住宿在楊明興董事長家,融入了大家庭的和樂氛圍,反而是體會到真摯濃郁的人情溫暖。

在黃果園的生活型態,是典型的農村生活,天明即起;日落而息。天微明,黃果園人家早已甦醒,忙孩子上學,忙家中種地上工。約六時整,家中送工車子引擎發動,我們就知道該起床了,同時村中的放送喇叭也會準時響起,開始一個鐘頭的全村廣播,有時泰文、有時雲南話,這是每天必備的起床號,也是在黃果園住宿時,一個很特殊的記憶。

晚間約九點大家就熄燈就寢,往往只留我們四位老師的房間燈火,還在為明日的課程做準備。有次,發現庭院裡火龍果夜間開花時,帶給我們很大的驚喜,但在一片靜寂中,卻不敢張口高呼,只見幾台相機閃光燈不斷閃爍,捉住不少美麗的鏡頭。隔天和董事長家人分享時,高齡八十幾的奶奶看著電腦螢幕的花朵讚嘆,因為她老人家也未曾看過火龍果只在夜間綻放的美麗花朵。

好幾個天朗的夜晚,黃果園的人家早已沉入睡夢中。當走出房間,不經意抬頭仰望,驚見繁星點點、滿天星斗。彷若在黑色綢緞中隨意灑落的顆顆鑽石,偌大的天幕就這麼此起彼落地閃動光輝;北斗七星的大斗杓、南天天蠍的大S,眾多星座爭先恐後地佈滿天際,泰北的星空是那麼的明亮美麗,如伸手就可觸及般靠近,就像這裡的人們,單純而質樸、善良而容易與人親近。

黃果園的孩子真的很可愛,乖巧又有禮貌,像泰北許多地方的孩子一樣,因為單純的生活環境,保有他們天真善良的本性,隨喜開懷大笑、隨悲嚎啕而哭,能如此順應天性的成長,相較於我們的學生,整天活在有形無形的框架中,何嘗不是一種幸福。當結束群英龍虎會活動後,全校學生列隊歡送我們離開,他們的眼神有剛活動完開心愉快的滿足,揮手握別說再見的同時,又有對明年台灣老師到來的期待表情,確實讓我們深深感動。

雖然在這個花十幾分鐘就能走透透的小小村落裡,過了一個月沒有電視看,沒有自來水用的生活,但因為生活簡單,更能感受這裡人們發自內心對待的真誠,這是我們在高度物質文明生活中所最欠缺的部分。

很感謝這次與我同在黃果園的其他三位老師,欒啟鸚組長的正音課程,生動又有趣,說笑話的功力更是一流;張燕純老師是充滿童稚之心、認真負責的人,她的電腦課程讓每個培訓老師都說「讚!」,幫忙萬養忠貞中學整理維護電腦,使得張正甲校長指名明年要她再來;黃淑蓉老師是熱情體貼的可愛人兒,對許多事充滿好奇,以輔導及數學的專業,帶給培訓老師不一樣的課程感受。人與人要相處愉快,是緣分也是運氣,這次在黃果園,有這三位老師同行,不管是培訓課程的進行,還是生活中的相處,都是愉快而圓滿。

群英中學是個美麗的學校,有青翠的操場、小巧的水池及多功能的室內禮堂,學校第一次承辦師資培訓班,董事長及校長都非常用心配合,雖然比不上熱水塘一新中學及萬養忠貞中學的規模,但卻是個辦培訓的優美場地,使得我們所設計的課程,都能達到最好的教學成效,但電腦設備不足的問題,需要協助加強。

泰北,我風塵僕僕地來,懷抱再次重回、歡喜付出之心;一個月來,所有在這裡發生的人、事、物,則讓我帶回永銘的美麗感動。記憶留存於每個與我有緣相遇的可親人們腦海裡;感動則將銘刻於我心中,這不是結束,而將是另一個開始……。

讀國文帶來那些收獲?

滿堂組學員:建華中學陳月松老師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歷久不衰,且有蓬勃發展的勢頭,乃得於我們以仁為的民族文化。

所以不論是教還是學習國文課程,不但能增強中文,講、讀、寫的能力,還能讓我們逐步地,有系統地認識以一朝一朝或獲一代代的歷史與作家聯繫來源,什麼朝代的是詩、什麼朝代是詞、和什麼時代是樂府---等等。以儒家思想為核心的中華文化,在受到仁愛思想薰陶的同時,也能獲得無窮的人生智慧。 

希望充實那些資訊?因為從事教育工作,所以首先希望獲得最新、最廣的教育資訊。教育與社會的變遷息息相關,因此需要獲得全球文化與教育、經濟、軍事等各方面的最新訊息,這才不致使教育閉門造車,與社會脫節。

入門各自媚  誰肯相為言

郭燕姬老師(台北市和平國中退休)

前幾天,天主教明愛會邀我們去參加志工老師新春團拜,以前同行的夥伴再次見面,很是高興。我們講著同樣的話題,回味同樣的經歷,真是熱鬧而開心。

到過泰北好幾次了,因為是不同的地點,所以認識好多不同的環境及人物。閒聊中,聽到那裡的某某人有好工作及際遇,我們為他歡呼慶幸;聽到某某人遭逢不幸我們則為他們嘆息。聽到以前我們曾住過的地方已被土石流沖走,更是嚇了一跳。人一旦在某處停留過,加上自己曾盡力的付出,很自然就會產生感情和思念。尤其是他們的純樸、有禮貌及認真上課是最讓人感動的。

雖然他們的生活已逐漸改善,但有些華人還是過著沒電沒自來水的落後生活,尤其才從緬甸或寮國偷渡到此的人,只好靠打零工過活。酬勞是一天80~100泰銖不等,這還要看是否有機會被雇用;還要躲開警察的檢查。一般家庭如果月入六千泰銖(約台幣五千元),一家生活大致可以持平,但有這種水平的人並不多。因此他們最能體會「讀書才能解救貧窮」的道理。在那裡他們也須受泰國學校教育,聽他們說,就業時懂泰文,每月的酬勞是五千銖。如果會泰文又會中文,那薪水就可能上萬了,假如再會電腦和一點英文,那就被稱為專業人才;也就有兩萬以上。問題是在這偏遠地區,學校和師資都不理想,還有華人不易取得泰國人民的身分,想要到城市受教育,既無權力可以自由進出村落,也沒有金錢支付費用。所以只好屈居在此。如果能讓他們到台灣,不管是打工或受教育,這都是他們的夢想。因此在村裡的孩子,在課後都希望到華文學校學習中文。

明愛會每年招募志工老師到泰北做華文學校師資培訓的工作,已有二十六年的歷史。受訓的學員是華文學校的老師或代用老師。如果工友、牧師或司機參加,也都接納給與機會。他們認真和努力、似乎大大提升了他們的語文程度。最近還聽說他們找工作時,竟以培訓班的結業證書做為學歷的另類文憑,由此可以證明明愛會的努力與付出,實在有明顯的功效。

六十年前他們的先祖,原是國軍雲南部隊,他們撤退到泰緬邊境,原是準備與台灣的國軍共同反攻大陸。誰知世事多變,落得自生自滅地在那苟活,說來真是令人慚愧及令人同情,也許他們曾與共軍交戰,所以仍確信台灣才是真正的祖國,許多教室仍掛著國旗及蔣公遺像,足以證明他們的忠貞。但是我們給了他們什麼呢?像萬養村的張國杞(從前部隊的師長)已經九十高齡,他曾告訴我們說:「我們眼淚早已哭乾,不認命又能怎樣?….」為了改善生活,為了下一代更好,他們費盡心思想辦法讓孩子爭取到台灣受教育的機會,來了以後的生活費用,似乎沒想那麼多,其實也無法把一家人的生活費用,完全給在台的孩子,孩子現實的吃住問題、心靈上的孤苦無依,很少人會去關心。

記得前年在茶房村,在師資培訓班上課時,我教他們一首古詩:「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遠道不可思、宿昔夢見之,枯桑知天風、海水之天寒,入門各自媚  誰肯相為言…..」,這時我看到幾個單身的老師唸著唸著,竟紅了眼睛,掉下淚來。

自古聖賢教我們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但是世上一般人,最愛的往往是自己,其次就是自己所愛的人,對於別人的痛癢很少認真去想。在這次的聚會時,負責泰北文教組的張正瑤老師為我們宣佈一件事:

從泰北來台就讀的學生,他們經過多次的艱辛甄試,終於能到台灣唸書,有台北大學、暨南大學、文化大學、僑大先修班….等等。明愛會邀請他們過來看看是否需要衣物(善心人物所捐),他們一點也不貪心,只拿了一兩件就說夠了。其中有一位小女生紅著臉不好意思地說:「老師我們需要一床棉被」當然第二天張老師從家裡送了一條棉被去,順便想了解他們的真正生活,看看他們住的地方,他們說:「太亂了,不敢讓老師看」。結果是「真想不透在那麼小的地方能讓五個女孩躺下來睡覺」。可想而知,他們吃的和用的必定非常刻苦。同樣都是爸媽的寶貝,難得如此優秀上進,只是為了美好的將來,他們要忍受生活的困苦,還有心靈上的孤零及思念。

張老師說:「有位唸某大學國貿系的孩子,為了學費和生活費用實在無法負擔,只好休學打工。打工的結果就失去聯絡了,其實是躲起來不想讓人知道」。在這表面繁華的社會,也許有人肯幫忙,但也有許多的陷井,如果是我的孩子,不知多麼的牽掛。

呼籲大家伸出援手,但人多好辦事,所謂「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如能專款專用必能發揮它的功效。一個快要長大成人的生命,在他最需要幫助及關懷時,不管幾十元或幾百元「拉他一把」,不僅讓他學有所成,而且往後必也學到助人愛人的理念。必能讓這個世界充滿著溫馨與愛,是不是呢!

一顆感恩的心

  朱正榮同學

(清萊聯華村復華高中朱正榮訊)光陰荏苒,歲月如梭,不知不覺的離別開母校三年了。自從畢業離校後,同學們就各奔東西,去追求自己未完成的夢。但我們並沒有走得像徐志摩那樣的瀟灑(揮一揮一片雲);也不抱着好高騖遠的心理,像幹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及造福全人類的大志,但在我們每一個學生的心裡,卻存著一顆永不可磨滅的感恩的心。 

我們從別人身上得到太多了,尤其是諸位師長們一把辛酸淚及多年辛勤施肥灌溉的教導、培育,及社會各界善心人士出錢出力的支持,特別是在文教方面的工作,從中華民國六十八年起,每年天主教 台灣明愛會都會有許多有愛心的志工群體,進入泰北深山老林,來協助我們這些貧困的村莊和學校;同時也對我們泰北難民村展開醫療、技訓、修路、建校舍、接水電、認養教師和學生、探訪貧困家庭、各項濟貧扶困等關懷工作。他們這種持之以恆的奉獻,如今在泰北文教工作,已有二十六年的歷史了!這種不分宗教、種族;【人溺己溺,人饑己饑】、心懷大愛做小事,幫助別人使其自力更生的精神,作為我們日後設身處世的人生準繩法則。 

還記得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老師教我們唱【我是中國人】及【龍的傳人】這兩首歌。那歌聲是多麼高昂憾動人心啊!從那時候起我的夢就開始了。直到高中畢業那一年,雖然同林鳥都飛了,我回祖國的夢依然是夢。可能是我喜歡做夢的緣故吧!所以一做就做了十幾年。做了十幾年的夢還是未醒。

在夢的歲月裡,一直得到老師們的打氣和鼓勵,直到今年的三月份我終於有圓夢的機會了。我到海外聯合招生委員會報名參加考試,而且一考就中了。消息一傳來我喜出望外,雨過天晴。那是多麼美好的事啊!多年的夢想終於成真了。馬上就可以回到祖國的懷抱堣F。像老師常說的【上天不負苦心人】,這句話是千真萬確。為了此事,我又回到母校,景色依舊,學校裡的四維八德以及各教室匾額裡所寫的【法古今完人】、【處變不驚】、【承前啟後】、【繼往開來】等等的標語,還是那麼莊嚴肅穆。

最讓我驚訝的還是當我看到明愛會的張正瑤老師及諸位志工老師的時候,因為明愛會關懷泰北華校已經二十多年了,不管如何的物換星移,一直默默的耕耘著;真是讓我感動極了。張老師為人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尤其是聽了張老師的一席話,她說:所有的資源為眾人所有、共享,所有的人,特別是窮困的、邊緣的、被壓迫的人都能平等的擁有希望,成為地球村的一員;我們同心協力攜手共進,讓人類不再有歧視、排斥、暴力及難以忍受的貧窮存在。因為天主的國是充滿着正義、和平、真理、自由及共融….等等。 

張老師發了兩份奬助學金(5000)給我和毛偉團,還特別的給了我們一些叮嚀,囑咐我們勇往直前,一步一腳印的實事求是,擇善固執,邁向藍天白雲。我為人人,人人為我,是天經地義的。我將來學成之後,效法明愛會諸位志工老師們,將一身所學還諸社會,因為只有這樣才不辜負師長及所關心我們的人,對我的期望。

朱正榮同學:目前就讀台北大學財經法學系一年級             

此文由泰北清萊省聯華村復華高中藺以芬校長轉來

明愛會與我

董家寨村德福小學 盛依娜老師

台灣明愛會為義胞服務獻愛心已二十五年。我是一名泰北華校教師,一位被認養的教師,雖然受過多次上級表揚,也得過各類優秀教師獎,但是老感覺到缺少點什麼。

有一個夜晚,也就是快要下課時候(大約八點鐘),校園內忽然來了一輛車,那是明愛會泰北文教組張正瑤老師帶領多位台灣志工老師來訪,他們走進教室摸摸每一位小朋友的頭,先是噓寒問暖,然後拿出台灣小朋友的愛心禮物,一小包一小包地放在每一個學生的小手心裡。他們還讚美小朋友聽話,是好榜樣,鉛筆頭也捨不得丟。同時我也從張老師手中接到每半年一萬二千銖的教師認養金。看看天色,想想前面崎嶇的山路,他們還要走向下一個山寨華校,真是辛苦啊!

像我們美斯樂董家寨這樣一個泰北山區偏僻的小山寨,台灣天主教明愛會數十年如一日地關愛泰北,這種照顧華校的執著與承諾是前所未有的。

在三、四年前如果不是明愛會的即時幫助,這些老兵的子孫和想讀中文的貧困孩子早就失學了。寫到這裡不知該如何寫下去,因還有好多寫不完的感人故事,所以除了感謝還是感謝。最後只能用明愛會的主旨來做個結束:『施比受更為有福』。                 

聽!他們在吶喊

    張正瑤 

20057月在泰北山上探訪時,受在台就讀家長們之託。20062月我收到清邁雲南會館王世傑會長來函,懇切地希望明愛會能關懷照顧在台就讀的學生生活,並給了我部份學生的名單及他們就讀學校的資料,能聯絡上的同學不到一半。三月初我分別在台北、台中、高雄三地區與聯絡上的同學們會面,並對他們的生活有了更深一層的瞭解。 

在台學生的父母大多需七拼八湊地省吃儉用,集一生儲蓄才能買一張機票及辦理護照,讓孩子們到台灣求學。有更悲哀的需花大把鈔票冒險買身份被發現罰款,之後又到處借貸再買結果又被抓,如此一而再、再而三才成功的。

來台後,孩子就要自己拼命打工賺錢寄回去還債,真的很辛苦,也很悲哀,這悲哀卻是不可告人的秘密。有誰關心過他們內心深處的哀愁呢!(他們的祖父輩曾是為國家出生入死奉命留守他鄉的英雄,卻沒有身份。)這些不公平的現象要由一個孩子去承擔,是何等的沉重啊!當他們在生活中遇到瓶頸時,這不平的聲音就會浮上腦海,問著千萬個為什麼?沒人能為他們解答。 

在課業、生活、籌學費的壓力外,還要償還債務,除了上課外能不每天忙著打工嗎?回到家的時間往往已是半夜的十一、二點,又能有多少精力來讀書備課呢?成績總在60分邊緣徘徊。每日在忙碌、懊惱和沮喪中生活,又怎能抬頭挺胸地面對人群,他們只好躲在暗處與幾個有相同際遇的同學一起哭泣、彼此鼓勵,不敢有回家的念頭,也不願向家人吐露半句在台的艱辛,因為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道路,更是經過千辛萬苦才爭取到的機會。 

他們的住處是靠近打工場所,房租便宜,以方便深夜下班步行回家,因為沒有交通工具。在艱苦中還不忘接濟其他同鄉的同學,在僅僅兩坪大的房間裡經常擠上六、七名學生,他們說:打工回到住處已是精疲力竭,不管有床沒床只要有可以躺下來睡覺的地方就行了。 

打工則選擇在餐廳,至少可以有一餐正常的食物,否則都以泡麵果腹,假日年節時更是拼命的趕場打工,長期下來身體怎能不出問題呢?大部份的學生已患有嚴重的腸胃疾病,真讓人心疼啊!若家裡遇到不幸,在台學生更是精神崩潰,有的選擇以退學來遠離人群,到一個無人認識的新環境中躲避起來,投入苦力麻痺自己以忘卻一切。 

也許您會問:既然來台這麼艱辛,為甚麼還要來呢?他們的回答:「我們是中國人,回台灣能與同學們一起學習,真正融入中華民族的生活中,學習正統的中國儒家道統文化。」就這麼單純而執著的思維牽引著他們的心,而這也是每一位泰北華人內心深處所隱藏的使命。

有一位同學當他提著行李上車離開家時,妹妹在路邊大喊說:「哥!你去了,不要忘記我,我也要讀書,千萬不要不管我!」這樣的吶喊在泰北有無數…。一般獎助金要求各科成績達60分以上,操行80分,這對泰北學生卻是困難的。因為整個泰北華校是補習性質,師資良莠不齊、教科書不齊全、資訊不足、每天只有2~3小時上課,不管在校成績如何優異,到台灣要與其他僑居地有健全優質華校設備的學生是無法競爭的。 

生活在台灣寶島上,我們是不是也願意一起來幫助這群無助而又好學的孩子完成心願呢?明愛會目前設立:泰北在台學生清寒獎助學金專案

請您一同來響應!

請於劃撥單上註明泰北在台學生清寒獎助學金

劃撥帳號:19143701

    名:財團法人台灣明愛文教基金會

泰北文教工作點滴

l          2006210日的志工教師春節團拜正展開了招募志工教師的序幕,資深志工們呼朋引伴相邀來參加,有當場報名者。

l          228日經國語日報刊登招募志工之後,詢問報名者超過100人次。經一一面談後,依泰北當地華校之需求科目,甄選出符合條件的優秀教師43

l          39日拜會僑委會張良民處長,為提升泰北華校文教工作交換意見,張處長允諾今年兩會將再次合辦泰北華校教師研習班(自7/48/1止),並補助新台幣壹佰捌拾萬元。以支付志工教師的機票、當地食宿、交通及保險等經費。43名志工教師將分為12組,預計410名當地教師參加。每名參加研習教師將獲得1000泰銖的獎勵金以及每日午餐費50銖、成績優良獎金及偏遠學校交通補助金。

l          429日星期六上午930至下午400舉行泰北志工教師第一次行前說明會。僑委會張麗娟副處長、明愛會梅冬祺神父、李玲玲修女蒞臨指導,資深志工教師分享經驗。

l          3月初高屏地區有不少熱心老師願進一步了解泰北志工性質,張正瑤南下高雄、台中舉辦招募志工教師說明會。除了招募志工外,亦與泰北來台就讀的楊紹茂、楊月香、王海仙、李家玲、楊珊珊、高建菊等同學會面,交談深入了解他們目前的生活狀況及學習所遇到的瓶頸。

l          拜訪文藻外語學院宗輔室林耀堂主任台中技術學院僑生管理李智明主任,為泰北學生的學業及生活交換意見。我們同時亦代表泰北的家長們感謝學校、主任及老師們對泰北學生的照顧與關懷。

l          感謝高雄大榮高中林淑華老師帶兩位女同學去看醫生,並照顧他們的生活。

l          感謝屏東榮華國小姜明華主任、鍾松香主任、許殷誠老師等,協助在屏東市自然風餐廳舉辦招募泰北志工教師說明會,參加老師共有17位,均來自屏東、高雄、岡山、花蓮地區,經說明後當場就有老師報名,真讓人感動。

l          感謝屏東市義益書局老闆周惠檳先生慷慨提供他的會議室,協助我們播放影片,讓第一次南下的說明會畫下溫馨又圓滿的句點,我們深深感受到當地人的熱情。

l          感謝台北金陵女中台南新營黎明高中高雄文藻外語學院,給我們機會與師生們分享泰北華校學童學習與生活,同學們都熱烈響應,獻出愛心與捐助貧困學童的學費,並作泰北學童的快樂天使!

l          本會協助清萊茶房村光復高中向僑委會申請商科教科書一批,顏校長來電話告知書籍已於53日收到,無限感恩!特別要感謝僑委會汪林玲小姐鼎力相助,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

l          感謝魏瑜真老師常期不斷地為密豐頌難民營寄送衣服、文具等物品。

l          感謝三張犁天主堂田洛苓弟兄捐贈150條毯子給難民營 Fr. Mark 分送給需要的難民

l          感謝薇閣小學512日慶祝「母親節傳愛到泰北」活動,全校師生熱烈響應捐贈課外書籍、文具、玩具、衣物、制服、書包等。

2007.05.31更新